哈哈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内容

共渡生命劫难,他是同窗父母的另一个亲儿(2)纪实

来源:哈哈文学网   时间: 2021-07-09

徐钢的话,让张钰玫心有所动,她抹着泪说:“钢,你的话婶听进去了,可婶就是想儿子啊。”徐钢的眼圈红了:“婶,你就把我当成恺吧,以后,我就叫你‘妈’。”张钰玫急忙摆手:“我认你这个儿子,可你还是叫我‘婶’吧。”徐钢有些疑惑,没再多问。

   从抚顺回来,徐钢就去咨询了精神科医生。医生告诉他,像张钰玫这种情况可能是因为生活发生重大变故受到刺激,产生了精神障碍疾病,通过药物治疗和精神抚慰,可以慢慢治愈。徐钢把医生的话告诉了吕 意,并按医生处方开了药,给张钰玫寄了过去。

   一段时间后,吕 意告诉徐钢,张钰玫闹得没那么凶了,但还是整天念叨儿子。看来光靠药物不行,吕恺的离去让张钰玫的精神支柱轰然倒了,要想让她摆脱痛苦,就必须重铸她的精神支柱。而要这么做,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有一个人填补她心中儿子的位置。于是,徐钢有了一个想法,把吕 意夫妇接到自己身边,由他照顾。

   床前尽孝,宽慰了两老的内心

   就在徐钢为把吕 癫娴有几年发一次的吗意夫妇接到身边后如何安置犯愁时,他的一位亲戚开发了一处楼盘,说可以按超低价卖给他几套房子。徐钢有了打算:在这里买三套房子,把吕 意夫妇、父母、岳父母接过来,几位老人住一栋楼,他和妻子就不用分散照顾了。于是,他拿出全部积蓄,给吕 意夫妇买下了一套100平方米的房子。而另两套各100平方米的住房房款则由他父母、岳父母自己出。

   三套房子的钥匙拿到手时,徐钢才发现,分别是二楼、四楼和五楼。而二楼那套房子最好,窗前开阔,有一个80平方米的平台。让谁住呢?徐钢把父母、岳父母找到一起“开会”。他开门见山:“你们都是我爸妈,岁数也大了,二楼住着最合适。可是,我想把二楼留给吕叔吕婶……”“对,我们举双手支持。”还没等徐钢把话说完,父亲和岳父就拍了板。徐钢感动不已。房子的事定下来后,他又跑到抚顺,请吕 意夫妇回四平定居。

   四平毕竟是老家,吕 意夫妇动了归乡的心思。但张钰玫有顾虑:“钢啊,我们再去,你和小丽得多受累呀!”徐钢笑了:“只要你和叔好好活着,过好每一天,我就石家庄看癫痫哪家医院好高兴。而且,能让你们住大一点、好一点的房子,也是恺的愿望。”徐钢朴实的话,令张钰玫顾虑顿消,答应跟徐钢回老家。

   吕 意夫妇得知是徐钢替自己花钱买的房子,要把钱还给他,徐钢说:“你们就住着吧,这房子就算我孝敬二老的,”张钰玫说:“钢啊,你的心意叔和婶领了,你要管一大家子人,压力太大了,我们怎么能再给你添负担呢?”随后,张钰玫用徐钢孩子的名字在银行开户,把钱存了进去,说留着给孩子将来读大学用。

   吕 意夫妇搬进新居后,徐钢每天都要过来看他们。逢年过节,他会买来鸡鸭鱼肉,在吕家做一大桌子菜,并把父母、岳父母一起请过来聚餐。赶上吕 意或张钰玫生日,他会提前张罗,给他们庆祝。渐渐地,吕 意夫妇不再沉溺于过去的阴霾,变得乐观愉悦。2009年,徐钢以检查身体为名,带张钰玫到医院做了检查。精神科医生确认,张钰玫的情况已经基本恢复正常。徐钢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吕 意。吕 意激动得直掉眼泪。然而,厄运却再次降临这个家。

   2010年12月,吕 意癫痫病要做哪些常规检查忽然吃不下东西,徐钢急忙带他到医院做检查。经专家确诊,吕 意患有小细胞肺癌,已是中晚期。徐钢经过缜密思考,决定把吕 意的病情告诉张钰玫。惊闻丈夫患癌,张钰玫泣不成声,哀叹自己命苦。徐钢说:“婶,这个时候,你要配合我,千万别在我叔面前表现出悲观。”张钰玫哭够了,擦去眼泪:“你叔的病,你说咋治就咋治,婶听你的。”

   接着,吕 意住进医院开始化疗。吕 意的头发掉光了,腹部也疼痛难忍,情绪变得急躁。他别的东西吃不下去,就想喝小米粥。张钰玫在家给他熬好端来。谁知他刚喝了几口就不喝了,嫌熬的粥稀汤寡水,没有黏稠的感觉,气得张钰玫把汤匙一扔,生起了闷气。

   这一幕恰巧被徐钢看到,他端起粥碗尝了一口:“唔,真香!”说着拿起匙,一口一口地给吕 意喂粥。吕 意不好意思了,自己接过碗喝起来。张钰玫嗔道:“这老贱骨头,只顺着钢儿的。”吕 意笑着看了徐钢一眼。从他的眼神中,徐钢读出了一个父亲对儿子的信任和依赖,心不由一颤:无论发生什么,自己都要像儿子一样,跟这位刚走出痛苦的老宁夏癫痫正规医院人在一起。

   2011年的阳春三月,吕 意成功完成了手术。2011年中秋节,徐钢带吕 意夫妇去北京的医院做复查,结果显示吕 意的病情有了明显的好转。徐钢转身拉起坐在椅子上等待的吕 意,兴奋地说:“叔,你的病要好了!”吕 意揉揉眼睛,又掐了下胳膊,呵呵笑:“真的?我都摸到了阎王爷的鼻子了,是钢儿把我拽回来了。”张钰玫说:“钢啊,你叔说得对,要是没你,你叔和我也许早就去阎王爷那报到了,你就是我们的亲儿子啊。”

   徐钢很想解开长期困扰心头的疑问。“婶,你为什么不愿让我管你叫‘妈’呢?”张钰玫的眼里涌上泪水,半晌才说:“其实,婶巴不得你管我叫‘妈’,可是,婶这个人命硬,已失去一个儿子了,怕你管我叫‘妈’,我再失去……婶不是迷信,婶是想要你一辈子都平平安安的,你就永远管我叫‘婶’吧。”徐钢明白了,这是老人在保佑自己,只有深爱儿子的母亲才会这么做,他的眼眶有些湿润:“叔,婶,你们永远都是我的亲爸亲妈!”说着,他张开双臂,将两位老人紧紧拥住……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qlrzj.com  哈哈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