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内容

“欲将沉醉换悲凉,清歌莫断肠。”晏几道《阮郎归》原文翻译与赏析宋词精选

来源:哈哈文学网   时间: 2021-07-09

【原文】

  天边金掌露成霜,云随雁字长。绿杯红袖趁重阳,人情似故乡。

  兰佩紫,菊簪黄,殷勤理旧狂。欲将沉醉换悲凉,清歌莫断肠。


【译文】

  天上的金掌仙露,已经变成一层轻柔的白霜,云层之间,排成一字形的鸿雁飞向远方。一位身着红袖的佳人在重阳之际,捧着泛绿的酒浆,劝我尽情狂饮,她的热情亲切让我觉得,这里仿佛是我的故乡。

  佩上紫红色的兰花,插上金色的菊花,我终于又回到往日的狂放状态。想要用大醉来代替忧伤,所以请不要再唱那些让人断肠的伤心歌谣。


【赏析一】

  这是一首重阳佳节失意伤怀之作。情绪压抑悲凉,好像有许多愁情,但表现得模糊闪烁。临佳节而在异乡作客,受款待又有“人情似故乡”的亲切。可是从其饮酒狂欢,又可见其借酒浇愁的心境。

  词中以佩紫、菊簪与自己作比较,其主动克制“旧狂”,可见此狂是出自不得已而为之。词意超越一般的幽怨,风格凝重而清丽。


【赏析二】

  这首词是词人在汴京时所作,描绘了重阳佳节的宴饮,浸透了词人历经沧桑后的凄凉之感。

  词的上半部分由景及情。开篇两句绘景,描绘出一幅凄冷的秋之图景。“天边金掌”运用了汉武帝在长安铸造铜人仙掌承露的典故,点明词人现在所处的位置。“露成霜”则交代了时间,正值深秋时节,与下文的“趁重阳”相呼应。“云”在这里不仅是一个具体的实物意象,更是词人心绪的象征。这两句用语巧妙,意境儿童癫娴病可以治好吗?苍凉,为全词营造了一种萧疏的氛围。“绿怀”两句,一写词人客居他乡的情思,一写词人思乡的感受,两者有机融合,既表现出词人对故乡的赞美,表达了词人深深的思乡之情,又是对友情的赞美,反映出词人对友情的珍重。这两句内涵丰富,笔法细腻,是难得的佳句。

  词的下半部分抒怀。“佩紫”、“簪黄”一方面是对这两者的真实描写,另一方面也是词人激动心情的外在表现。“殷勤”一句,与上文相连,言明这样的布置是为制造一种珍惜老友情意的氛围。但一个“旧”字又使它含义陡增,此情此景,都是词人当年所熟悉的,而今却早已疏远,所以需要去“理”,个中愁怨,不言自明。最后两句是词人对自己的劝慰,欲以一醉换得暂时的解脱,可词人又有些心虚,这种换法谈何容易,于是叮嘱歌女,不要唱忧伤的曲子,为何?自然是怕那曲子又引出自己的幽然心事。

  全词笔势起伏,回环顿挫,情感真挚,音韵哀婉,令人动容。


【赏析三】

  “阮郎归”这首词是汴京重阳节宴饮之作,在《小山词》中是最为凝重深厚的一首,意境悲凉凄冷。词中感喟身世,自抒怀抱,虽写抑郁之情,但无绝望之意。全词写景简炼,写情则曲折委婉、沉重悲凉,波澜起伏,步步深化,由空灵而入厚重,音节从和婉到悠扬,适应感情的变化。

  起首两句以秋景写起,意象微妙,非寻常景语。点出地点是在京城汴梁,时序是在深秋,为下文的“趁重阳”作衬垫。汉武帝在长安建章宫前建神明台,上铸铜人,手托承露盘以储露水。承露金掌是帝王宫中的建筑物,词以“天边金掌”指宋代汴京景物。“露成霜”三字,取自《诗·秦风·蒹葭》“蒹葭苍苍,白鹭为霜”。总之,词作者有意不从眼前实景着笔,而是从悠远的历史记忆中济宁哪家癫痫医院,看得好,引出秋气萧瑟之意,从而使词一开始就有一种笼罩历史般的特定气氛。首句“天边”与次句秋云之景紧紧相关,而“金掌”之上寒露成霜又给人以冷凝之感。二句所写,更见想象之妙,情味之长。这是诗的语言,绝不能以常情常理去领会。大雁南飞,牵动绵绵思乡之情,“雁字长”乃心之长。这两句一出,已满纸悲凉。

  三、四两句落到重阳,“绿杯红袖”写出了人情的丰厚,为“人情似故乡”作垫。姑趁重阳令节一作欢娱,满腔幽怨,无可奈何,一“趁”字尽之。将客居心情与思乡之情交织来写,吞吐往返,真挚深厚。一个“似”字,既赞美故乡人情之美,表达出思乡心切的情怀,同时又赞美了重阳友情之美。

  过片出处紧承上意,上阕“绿杯红袖”指他人他物,而“兰佩紫,菊簪黄”则写到了自己。从《离骚》中的“纫秋兰以为佩”和杜牧“尘世难逢开口笑,菊花须插满头归”化出的“兰佩紫,菊簪黄”两句,不仅切中秋景重阳,也写出了人物之盛与服饰之美,渲染了宴饮的盛况。接下来“殷勤理旧狂”一句,写词人仕宦连蹇,陆沉下位,情绪低落,不得不委屈处世,难得放任心情,今日偶得自在,于是不妨再理旧狂,甚至“殷勤”而“理”。他“磊隗权奇,疏于顾及,文章翰墨,自立规摹”的性情,在重阳宴会友人的盛情中再次得以释放。

  不过,虽能偶得自在疏狂,说到底也只是一种自我排遣罢了,“欲将沉醉换悲凉”作“殷勤理旧狂”的注脚,极为中肯。但内心之悲凉,却非沉醉所能轻易“换”得。席间的“清歌”一举,不禁又有“断肠”之感,只因已有聊作疏狂之意,便只得自宽自解。一个“莫”字,包含有万般无奈而聊作旷达的苦楚——“清歌莫断肠”,这最末一句,又加深了一层感情的回环曲折,将前面所写之情意,推到一个更深广的心理世界中去,使西宁治癫痫最好医院此词竟体空灵,留下了不尽的余意。


【赏析四】

  此词于重阳节作于汴京。汉武帝在建章宫建铜柱,上有铜人托盘承露,词中借用来咏汴京景物。

  秋雁南飞,一会排成个人字,一会排成个一字,雁字长,云更长,著一“随”字,便巧妙地将两种景物关联起来,此时登高有佳人侑酒,说“人情似故乡”,则已有身在异乡之感,正是欣慨交心。


【赏析五】

  此词写于汴京,是重阳佳节宴饮之作。词中感喟身世,自抒怀抱,虽写抑郁之情,但并无绝望之意。全词写情波澜起伏,步步深化,由空灵而入厚重,音节从和婉到悠扬,适应感情的变化,整着词的意境是悲凉凄冷的。

  起首两句以写秋景起,点出地点是在京城汴梁,时序是在深秋,为下文的“趁重阳”作衬垫。汉武帝在长安建章宫建高二十丈的铜柱,上有铜人,掌托承露盘,以承武帝想饮以求长生的“玉露”。承露金掌是帝王宫中的建筑物,词以“天边金掌”指代宋代汴京景物,选材突出,起笔峻峭。但作者词风不求以峻峭胜,故第二句即接以闲淡的笔调。白露为霜,天上的长条云彩中飞出排成一字的雁队,云影似乎也随之延长了。这两句意象敏妙,满怀悲凉,为全词奠定了秋气瑟瑟的基调。三、四两句将客居心情与思乡之情交织来写,用笔细腻而蕴涵深厚,一方面赞美故乡人情之美,表达出思乡心切的情怀,另一方面又赞美了重阳友情之美,表达了对友情的珍惜。

  过片从《离骚》中“纫秋兰以为佩”和杜牧“尘世难逢开口笑,菊花须插满头归”化出的“兰佩紫,菊簪黄”两句,写出了人物之盛与服饰之美,渲得了癫痫应怎么治比较好染了宴饮的盛况。接下来一句,写词人仕宦连蹇,陆沉下位,情绪低落,不得不委屈处世,难得放任心情,今日偶得自在,于是不妨再理旧狂,甚至“殷勤”而“理”,以不负友人的一片盛情。况周颐《蕙风词话》卷二说:“‘绿杯’二句,意已厚矣。‘殷勤理旧狂’,五字三层意:狂者,所谓一肚皮不合时宜,发见于外者也。狂已旧矣,而理之,而殷勤理之,其狂若有甚不得已者。”试想,本是清狂耽饮的人,如今要唤起旧情酒兴,还得“殷勤”去“理”才行,此中的层层挫折,重重矛盾,必有不堪回首、不易诉说之慨,感情的曲折,自然把意境推向比前更为深厚的高度。结尾两句:“欲将沉醉换悲凉,清歌莫断肠。”由上面的归结,再来一个大的转折,又引出很多层次。词人想寻求解脱、忘却,而他自己又明知这并不能换来真正的欢乐,这是真正的悲哀。《蕙风词话》又说:“‘欲将沉醉换悲凉’,是上句注脚;‘清歌莫断肠’仍含不尽之意。”此乃中肯之语。词之结句,竟体空灵,包含着万般无奈而聊作旷达的深沉苦楚,极尽回旋曲折、一咏三叹之妙。“兰佩紫”二句,承上片“人情”句的含蓄转为宽松;“殷勤”句随着内容的迅速浓缩,音节也迅速转向悠扬;“欲将”二句,感情越来越深沉、曲折,音节也越来越悠扬、激荡。谭献评周邦彦《兰陵王》词的“斜阳冉冉春无极”句,说“微吟千百遍,当入三昧,出三昧。”读晏几道这首词的最后三句,使人也有同样的感觉,因为它的意境、音节配合得极有韵味和感染力,妙处须细细体会。《宋词举》中云:“小山多聪俊语,一览即知其胜。此则非好学深思,不能知其妙处。”此词正说明了这一点。

  纵观全词,尽管作者那种披肝沥胆的真挚一如既往,但在经历了许多风尘磨折之后,悲凉已压倒缠绵;虽然还有镂刻不灭的回忆,可是已经害怕回忆了。

上一篇: 嫁人要嫁王子推理

下一篇: 铁匠精选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qlrzj.com  哈哈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