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内容

喜看红桃烂漫开-

来源:哈哈文学网   时间: 2021-04-05

    猪年槐月,李建学同志将他的小说处女集《那些年的桃花》签名赠我,并嘱咐我看后能写点什么。书我及时连读了两遍,有种如坐春风的新鲜感,却因病因事迟迟未顾上动笔,如今时过数月,朝花夕拾,不无遗憾。好在留在记忆里的印象仍然清晰,就直书自己的一己之见了。
    李建学是位勤奋好学、执着上进的强者,早在石油学校师范中文班就读时,就以学业优异和长于写作而引人注目。我给讲过《文选与写作》课,对于每次布置的作文,他不是被动应付,而是主动冲刺,有时交来的不是几页文字,而是厚厚的一大本。虽然加大了我的工作量,我仍然乐于为他精批细改,因为我也是一位写作爱好者。记得一次看了他写农村生活的某篇小说,觉得很有灵气,鼓动他可以试投寄外面的刊物,于是写了这么一句批语:“该起飞的时候,你就飞起来吧!”走上工作岗位的李建学不仅敬职爱岗,工作很出色,而且坚持业余创作,走出了一条自己的道路。
    今读《那些年的桃花》,我对李建学有种发自内心的“当刮目相看”的羡慕。全书收作者公开发表过的中短篇小说二十篇,既有写沸腾的石油人生活,亦有写激剧变化的农村生活,还有把油田生活与农村生活交织组合起来,及时展示现实生活中的矛盾冲突,可谓百色人等,五光十色,各显世象。从生活到艺术,从人物到立意,我以为李建学的小说表现出四个鲜明的特色:
    首先,把人物置身于社会环境制约和矛盾冲突中展示其性格命运,读来如见其人,如闻其声。“文学就是人学”,写小说更重在写人。人物性格的形成不是孤立的,总与一定的社会生存环境有关。《黄金季节》里主人公司徒高心高气盛,一心要把所欠的3000吨原油产量夺回来,可他工作方法失当,就生产抓生产,不善于团结其他干部,人心不齐,管理不善,出现了有人嫖娼被抓,锅炉堵塞事故,马达丢失事件,为派出所买车违纪等一连串非常变故,直闹得他身心交瘁,狼狈不堪,以最后的被停职检查结局。作品把人物放在一个环境恶劣,矛盾丛生的局面之中,任务的压力和形势逼迫,使他不能不被动应付,出现连续失误。对于这位有缺点的基层干部,我们叹其工作能力的欠缺和不够成熟,却不能不为他一心一意要把生产搞上去的诚心所感动,他那夙夜辛劳,连吃饭、看病也无暇顾及的精神,集聚了石油人的普遍品格,因此这样的人物即使犯了错误受处分,其形象仍然不失可爱之处。本篇由于通过环境、人物、事件的连动叙写,让我们看到了采油作业区这个小社会里的方方面面,人物活络,各见个性。《我在你眼里是个鸟》,是写某地质研究所的机关生活,作品较成功地塑造了夏谷这位优秀科技工作者的独特形象,通过形象性格的展示揭示了社会生活里的某种顽疾。主人公夏谷性格内向,口吃、老实、不暗世情,是个只知埋头苦干的业务尖子,一直遭人挤压,几乎要被从地质所调出。只因一次科研成果被领导抢占,连与他合作而真正出了力的两名实际工作者也被剥夺了领奖权,他忍无可忍,当着处长的面大发光火,让处长下不了台。夏谷的遭际形象地反映了当今时有被媒体曝光的官本位作崇,所导致出来的种种腐败现象,真正成了“出力者不讨好,讨好者不出力”的混沌局面。要不是地质局孔副局长对夏谷的格外垂青,他岂有出头之日。夏谷的来宾癫痫病医院哪家最好际遇,折射出真正落实党的“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知识分子政策何其艰难。而像赵副处长这样心术不正、看风使舵的小人掌权,则只能使腐败风气更盛,何言改革上进。此篇从某地质所的日常工作、人事结交、员工心态等各方面揭示出机关体制改革刻不容缓。缺乏竞争机制,没有民主作风,无章可循,有法不依,还谈得上什么创新前进。黑白不分,不正之风行时,这样的机关不要也罢。《两只蝴蝶》则通过某厂人事科众生群象的亮相,揭示了当今干部提拔任命、人事调整调动方面其体制措施的何等守旧滞后,什么人该升,什么人该降,其标准是什么,是公平竞争、民主议定还是暗箱操作,以人划线。这个厂的人事科从科长、副科长到一般科员,都在猜测着谁该晋升谁该走人,他们整天为自己的个人前程各自找门路拉关系,表面上则是嘻嘻哈哈一团和气,暗地里却猜疑较劲。一次全科人员的酒会活动中,通过女科员柳荫的眼光和心理活动,把全科人员的思想动态一一聚光,揭露了人性中自私利己的另一面,其人物形象在我们日常生活随处可见。
    其次,对农民现状的关注,特别是对农村妇女命运的聚焦,表现了作者的社会良知和人性关怀。《老祥的好年成》,正面写了改革开放后,农业大丰收,老祥的苹果由于质优价廉,信誉良好,吸引来不少外地客户,常有汽车拉运,但他一人实在忙不过来,老伴又摔伤了腿,而三个儿子却工作在外不能回来帮忙。就在他卖出好价钱返回的路上,高兴过度,一不小心昏倒在大路上。小说在一片丰收的气氛中透视了一个尖锐的社会问题,即当前大量的农村劳动力流向城市打工挣钱去了,而留守农村的多为老弱病残、妇女儿童,农村劳动力严重不足,大有贻误农业生产的危机。据有关材料报道,许多地方农村耕地荒芜,正常的基本建设也难以开展。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以来,农村面貌起了巨大变化,大多数农民不再为温饱问题发愁。但由于各地发展极不平衡,至今仍有处于水平线下的特贫户、困难户。在贫困困扰下的妇女命运更陷于遭际不幸。中篇小说《野花》,从女主人柳叶的亲身经历中,揭露了险恶的家庭环境和不良社会歪风的诱惑,出现了“逼良为娼”的人间悲剧。柳叶是个本份、善良、温顺的妻子,只因丈夫嗜赌成性,输光了家产,硬逼她和他人睡觉,以顶还赌债。她不甘受辱而外出打工,又遭遇奸诈卑劣的陈老板,设下圈套,让她为某个企业项目组的沙总既当橱工又当二奶,终究逃不脱被蹂躏受屈辱的命运。她后来生活状况有了改变,是由于付出人格受损的沉重代价。柳叶身上始终保持着劳动人民勤俭、吃苦、善良的本性,她的受辱遭遇让人叹叹不已。《新院》一文中的主人公春芳的不幸更让人扼腕叹息。当今农村中竟还有一些披着干部外衣的流氓恶棍,欺压人民、奸淫勒索无恶不作,妇女成了最大的受害者。农民申请批庄基地,这是再普通不过的平常事,哪知类如村长兴元这样的败类,竟然把呈转批庄基地这一职责当作自己的特权,籍此受贿索贿,奸污妇女,干尽坏事。春芳多次向村长送了重礼,只因不甘于受其奸污的无理要求而不给她批庄基地。看来严格整顿农村干部,真正发扬民主,让人民群众真正得到解放,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笏板》中的女主人公康康,只因连生三胎都是女儿,一心要生个儿子好“顶门立户,接续香火”,这一陈腐观念顽固地支配着她,于是顶风超生,而且不惜出逃外地,当了多年“超生游击队”,其辛酸受罪,苦不堪言,归来后自知再生无望,却导演出了长沙最权威癫痫病医院让自己妹妹为她生个男孩的闹剧。“重男轻女”的传统观念,实在根深蒂固,要让康康之流完全觉醒,尚须作更艰巨细致的工作。《雨过天晴》中的穗子姑娘,从订婚、退婚,再订婚、结婚,自己的命运无法自己掌握,一切听凭爷爷说了算。穗子最后得了病,治疗延误而死,与其说是病死,不如说是忧郁成疾被闷死的。愚腐的爷爷,是用“一切自己说了算”的严格管制扼杀了自己的孙女──一个活泼可爱的姑娘,其血的教训耐人深思。穗子的境遇,让我们嗅到了巴金的代表作《家》中所深刻揭露过的封建统治制度的腐朽气息尚存。
    再次,正面的性叙说,为揭示人物性格,展示小说本旨立意起了积极作用,其得当的处理值得首肯。“食色,性也”。性生活本是人类生活中如同布帛菽栗一样不可缺少的,作为再现社会生活的小说作品写到性,本是很正常的事。只因一些作家本身存在着不健康的思想心理,大肆渲染性事活动,把肉麻当有趣,把性交当游戏,严重污染了人们正常的阅读环境,对青少年读者起了腐蚀毒害作用,致使国家有关部门不能不多次开展扫黄行动。但黄风如同细菌传染一样,时起时伏,一时难以肃清。因此,如何写性就成了检验一个作家思想人格高下的试金石。有些所谓的名家竟然经不住金钱的诱惑,也迎合一些读者的低级趣味,泡制出很黄的东西。当今更有一些所谓另类作家,执衷于什么“下肢写作”,以出卖隐私,暴光性事为得能,对“性风”、“黄风”的泛滥理应进行严肃批判。李建学小说中的好多篇都写到了性关系,有的是作品内容需要无法回避的,有的则对全面揭示人物的性格、心灵起到推动作用。《黄金季节》中的职工嫖娼被抓,事实真相如何暂且不论,却客观的反映了油田野外矿区,职工长期不能与妻子见面,性饥饿的严重状况却是不争的事实,也是整个矿区建设不能不提到日程上的问题。司徒高为了上产忙得团团转,连回家与爱人正常的团聚也忽略了,一致引起妻子怀疑他有了外遇,产生了一场风波。《野花》一文用了较多篇幅写了柳叶被严酷的生存环境被迫沦为“二奶”的过程。作者没有像有些人的作品那样大肆描写性场面,也仅仅是点到为止,更多的是描写人性中美好善良的一面。即如对沙总包二奶的行为,作品也是从具体情势着笔。写了他为了排遣寂寞的生活而找寻性伙伴,而且很挑剔地要求要和自己的爱好、口味相一致才行。在和柳叶相处半年多,最后还以很高的代价(替她迁转了城镇户口,又买了一处门面房)作回报。我们并不赞同包二奶的行为,要消除“包二奶”这一社会现象还须作更艰巨的工作。《玫瑰花茶》一文,正面地描写了干部中的婚外恋,即所谓的“红杏出墙”现象,折射了人性横截面中的心灵隐私。炼油厂厂长一男,精明、干练,竟能顶住下岗分流的大气候,把整个厂子搞得兴旺发达,让职工满意。他有舒适的家庭和漂亮的妻子,正当年富力强,风华正茂,如果他真的看上那个女人,投怀送抱者不乏其人,偏他平日目不邪视,却唯一看中了比他年长可称为大姐的财务会计汝之。汝之也绝没有想到自己人到中年竟会与厂长有什么孽缘。他俩的红杏出墙,实在是天作地合的巧遇。一男从汝之身上得到的与其说是性的满足,不如说是为了得到一种母性的安慰和鼓励。果然他俩的恋情,似乎都得到某种道不清的激励,此后更执著于自己的本职工作。汝之绝无想从厂长这儿得到物质利益或高升提拔之类的私意,一男也根本不是为了性的释放而找汝之。这种婚外恋,可用心灵相通,情北京治疗癫痫的正规医院投意合作解,也透析了婚姻爱情中求新求异的本能反映。生活中婚外恋现象并非个别存在,作者勇于探索,正面反映生活中的这一特别现象,不失为一种大胆尝试。《守诚家的》一文中,年轻的寡妇与一位油田职工、大学生有了恋情,这位大学生后来因与原来女朋友失恋又在外面乱搞犯了事,“守诚家的”则为大学生对她不忠而服毒几乎丧命,两个人物对于恋情交往的两种态度,实则充分表现了两种人不同的思想品质的明显分野。性,是人类生活中的不可或缺,文学作品写它并不为怪,关键是作家必须要有健全的人格和健全的文格才不至于写得污浊庸俗。
    又次,生活化的叙述和典型细节成就了小说的可读性。李建学的小说在写法上主要以第三人称全能全知的角度来写,是单面的直叙,这种写法对作品内容的全盘概括有利,但运用不好容易写得板滞、沉闷,会使人产生阅读倦怠,但作者在叙述语言上非常注意生活化和形象化,即尽量地在精练的记叙中尽快进入故事情节,让读者产生急于知道故事会怎么样的强烈欲望。《淑月的秋天》是这么开头的:
    淑月的心里,有另外一片天,是个秋天。
    跟丈夫做那事的时候,开始淑月也是温温软软地有些半推半就的意思。说心里话,她对丈夫并不反感,她总是会尽着努力去迎合他的。做着做着只要想着那个秋天,淑月的心里就不由得一冷。慢慢地身子也就硬硬地冷下来,淑月明显地感到了丈夫的不快。丈夫也就自顾自地草草收场,气哼哼地不理淑月,淑月就愈加想念那个原本属于她的秋天了。
    这段故事开头写得生动幽默,很有风趣,几句话就引到主题所指,让读者产生悬念,为何这对青年夫妇在最快活的时候却产生了没趣的缺憾呢?淑月到底有什么说不出的隐情?读者于是产生了想知道个根打梢的急迫心情。当故事交代清楚淑月与原井队钻工君安因一幅画引出的倾慕恋情及割舍了此情后的失落,如今虽过着舒适安逸的日子,可过去的那段倾慕相悦的感情始终无法摆脱。文中有一段叙述非常生动:
    淑月又一次在画里看到了两双眼睛。一双黑黑的眼睛,蒙上一层水雾,似泪非泪的。另一双却还是火辣辣的明亮。她无力地坐在君安的床上,无端地生出许多怨恨来。为什么要画秋天,画春不好么?
    这段叙述中有心理剖析,有肖像勾勒,有自言自语,整个一张怨妇伤神的人物画,难得作者对淑月此时的心态把握得如此惟妙惟肖。
    书中二十篇小说,我感觉写得最成熟的还是《陈不染》、《跑宝鸡》二篇。前篇通过简炼干净的直陈交待,把陈不染这个知识分子中的硬汉形象写得力透纸背,呼之欲出。陈不染的大半生倒霉到底,多次挨斗受整、开除、流浪,全怪他那张烂嘴,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不看风向,连最忌讳的话也敢说。可他再怎么被关押,被揪斗,总是本性难移,该说的还说。他身上有着知识分子中的硬骨头精神。作品通过他半生事迹的叙说,折射了半个世纪的社会弊病,即接连不断的政治运动和人为折腾,一直处于被改造被捆绑中的知识分子只能禁若寒蝉、言不由衷,一切看政治风向行事,否则只能活得像陈不染那样成了总处于被专政的地位。好在乌云终于过去,陈不染怨案得到平反后,竟然活黑龙江好的癫痫医院是哪家得很滋润,他老来聚妻,开起了修理铺,生意红火,别有一翻乐趣。全文仅以单面直叙的写法,能把人物写得这么活托,是很不易的。《跑宝鸡》写的是文革动乱年月里发生的事,生活在铁路沿线某个偏僻的农村,只产杂粮豌豆,一年四季难有小麦、玉米吃,当地农民为了调剂生活,相互结伴,偷爬过路火车,带上豌豆去宝鸡一带倒换其他粮食。偷爬火车是严重违犯交通法规的事情,明知犯法,却还要偷偷摸摸去冒险,实在是生活所迫。设想如果当时国家有合理的政策措施,对粮食实行流通开放,互通有无,怎会出现故事中描写的冒险行为。作品中主人公明生,是位正上初中的少年,他跟着母亲随大伙一起去爬车换粮,对去宝鸡无比向往,偷爬列车的危险性全不在乎,只觉得惊险、刺激、无比兴奋,一路上经历了许多不曾想到过的事。小说通过一连串的生活细节,把人物的思想、性格、心情写得形象逼真,各有神态。如偷爬车时的惊恐、着急,爬上车后遇上大雨淋头的狼狈;出现滑坡,火车停歇下来那段时刻,爬车人经受挨饿、饥渴的难熬;明生冒险下车寻水的奇遇;到宝鸡下车后遭到土警察堵截、训斥、拷打时的焦虑,换粮过程中遇到的种种挫折、困难,返回过程的释然等一连串细节,如同一幅幅特写镜头展现在读者面前。宝鸡站上,明生为自己买了几本文学书籍,虽未看到城市全貌,总算进了一趟大城市,对生活对社会有了深入了解。整个作品从明生的视觉来写,很有儿童文学风味。设想若改编拍成影视片,极有观赏价值。笔者曾电话问过作者,始知《陈不染》写的就是他中学时的一位老师,而《跑宝鸡》则有着自己的亲身经历,明生身上有着自己的影子。这又让我想起鲁迅的话:“作者写出创作来,对于其中的事情,虽然不必亲历过,最好是经历过。”
    在指出了李建学小说的特点后,我觉得他的作品中也还存在着一些明显的不足。首先是对题材的提炼不够,影响到主题立意的鲜明深刻。比方《请个小偷当保安》,写老安全因小区自行车多次失盗,不得易请来小偷当保安──划片包于给小区外面的闲人,从此失盗现象减小,老安全为此受到表扬,但他此后内心很不安。那么作品意欲说明保安工作必须实行责任承包呢,还是说“以贼防贼”这一歪们邪道应该肯定?这就会使读者产生歧异的理解。再如《两只蝴蝶》一文,是完全的揭刺弊病还是贬中含褒,亦让人置疑。《淑月的秋天》应写到到淑月的惆怅伤神为止,而结尾却说她“渐渐淡忘了”那副画,过上安逸日子,我以为这样结果,等于否定了前面整个情节安排。其次他的小说也有剪裁不够,对占有的材料有不忍删减的倾向。例如《三木挣钱》一文情节跌宕起伏,很有打动人心的效果。但我以为写到三木为打工同伴最后通过非常手段要来了血汗钱,小说到此即算完整了,而作品中却写了三木得到某大老板支持看重,最后让他办了果树园的故事,情节固然曲折离奇,不免有种牵人就事、罗嗦冗长的感觉。再如中篇《笏板》一文,篇幅完全可以压缩,“笏板”这个记叙线索也未能起到突现主题的作用。我这些挑刺,仅仅是初步感觉,未必妥当。
    就长庆油田而言,李建学的小说无疑是上乘之作,可以和在读者中很有人气的和军校、杨冰泉等人的小说伯仲相间。最后再以鲁迅的话相赠:“选材要严,开掘要深。”相信作者一定能百尺杆头,再上一层,写出更为脍炙人口的佳作来。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qlrzj.com  哈哈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