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内容

冬藏生活随笔

来源:哈哈文学网   时间: 2020-11-18

过去这个时候是农村冬藏的季节。

深秋收的玉米是带”裤“进的家,大人孩子吃完晚饭后第一件事就是包玉米,即使偶有串门的也不停手。因为街里街坊的都已熟识,用不着客套。倒是访客不好意思一人在边儿上闲着,也跟着一边闲聊一边包起玉米来。那时的农村虽然缺乏文艺活动,但是人情味浓厚,家家往来频繁,这时候就看出谁家人缘好来了,当然是谁家玉米先包完谁家人缘好了!不过,没包完的人家也不急,因为街坊邻居会很快转战到他家,帮他家包完。

包完就要立囤了。立囤需要全家人配合,劲小个儿小的孩子负责扯�子、扶�子。�子是用绳子把粱杆儿一根一根排列整齐串成的长方块儿,�子越长立的囤越粗大,边沿儿搭住的茬儿越多立的囤越结实。玉米囤立成圆筒,一个大人站在凳子上负责往囤里里倒玉米,要四处照顾到,不能尽着一边倒,那样囤立不起来就倒了。扯�子、扶�子的事大多是我和三哥的事,可是他的劲头大,总是使劲往他那边拽,最后囤就成了比萨斜囤,招致妈妈一阵责骂。三哥很委屈:“明明是妹妹不使劲,我有什么办法?”我说:“我就是使出吃奶的劲能扯的过你吗?”三个木讷的不张嘴了,任由妈妈责骂。大姐、大哥、二哥是负责用簸箕端玉米。这是个苦差事,平着端还可以,用簸箕抵着肚子省些劲,可是要举给站在凳子上的妈妈则要费劲了。让我和三哥扯�子、扶�子实际是妈妈、哥哥、姐姐照顾我俩小,但我俩不知足,有一次非要和哥哥姐姐换,结果举不到头顶,一簸箕玉米张掖癫痫医院那好噼噼啪啪的散落地上,引得妈妈、哥姐大笑。看来真是这山看着那山高呢!我俩从此老实了。

那时候看谁家日子好过,就是看谁家囤大、囤多。媒婆来给大我一轮的大姐说媒,跟妈妈描述男方家富足时就说到了玉米囤:“你看你家这囤才多半囤,人家俩大囤!”

妈妈不会以囤大小、多少来决定儿女婚事,笑着回:“见了小伙再说吧!”如果小伙在相亲时能顺过针顺过线,这亲事十有八九就能成了。

玉米囤一般定都立在院子一角,为的是出来进去不碍事。下面用砖垫成镂空高台,这是为了防水、防潮。

也有立在屋顶的。

我一直搞不懂为什么把囤立在屋顶,因为需要一筐一筐把玉米吊上屋顶,那可是个力气活。而且屋顶带脊,不平,这很考验立囤的技术,技术不行,立着立着就倒了。立之前先用砖垫底找平,减少对屋顶的伤害。

我那个时候特别崇拜爸爸,因为往上吊玉米的重活都是爸爸来干。后来爸爸上了些年岁,哥哥们起来了,吊玉米的活计就都是二哥的了。每次往上吊时,我虽然幼小,但也十分心疼爸爸和哥哥们,担心那么重的筐头会把他们坠下来。吃饭的时候,我就尽量少吃或不吃干粮,只喝粥,把干粮留给爸爸和干体力活的哥哥们。

立囤多是男人和孩子们的事,妈妈们在干什么呢?

妈妈们在收菜和红薯。菜主要是白菜、萝卜、芥菜,这些是农村冬天的主要食物。白菜和红薯北京好的治疗癫痫病的治疗的方法收了先要在地里晾一晾,杀杀水分,这样才好保存,水气小些,味道更醇些。白菜最富营养,白菜心、白菜帮儿在我小时都相当紧俏。前者是人吃,后者喂猪喂羊喂鸡鸭。别以为畜牲吃到的是好菜帮儿,最黄的菜帮儿才轮得到它们,妈妈们会将绿色的帮子腌制成类似泡菜的小菜,脆生生的,就粥吃很清口。要不就是切碎,和上玉米面,在锅底抹点油,烧热,将拌匀的菜团倒进去,不断翻炒至金黄,加盐和蒜泥,一人一碗,这就是农村孩子冬天能吃到的美味了。

白菜的精华部分只有到了春节才会吃得上,做馅儿,做素食锦,做大烩菜。白菜馅儿饺子、烩菜、素什锦这三种食物是春节的时令食品。饺子和烩菜不用说了,它们现在也还经常出现在我们的餐桌上。倒是素食锦现在的年轻人很少看到或吃到了。它的做法是只取白菜心的帮部,切成方块儿,用开水焯过,与煮花生米、杏仁儿和同样焯过的胡萝卜拌在一起,加盐、香油,就是一道看起来、吃起来都很不错的美味了。这道菜既清口,又红红白白透着喜庆,专为配合春节的饺子而设,同时也是大人们非常喜欢的下酒小菜。初一至十五,这道小菜天天有。

萝卜和芥菜是要腌的,连同上面的樱儿,现在城里人叫它雪里红。与白菜一样,它们会交替出现在餐桌上。萝卜、芥菜及其樱儿,它们的吃法多多。萝卜可以蘸酱生食,炒萝卜丝添加虾皮也很美味。腌了后切成丝,与香油,醋,酱油,蒜泥相拌,就成了我们兄弟姐妹餐桌上争抢的美味佳肴,非常下饭。但是我们还是更爱吃咸菜炖鱼苯妥英钠片对癫痫病治疗有效果吗。鱼是轮不着我们吃的。按规矩,最大最好的鱼先给奶奶送过去,次之的妈妈留给姥姥。剩下的的就只有头尾和咸菜了。就这,也是求之不得的。但是对于一个馋嘴的吃货来说总能找到解馋的办法,那就是每次都自告奋勇给奶奶姥姥去送鱼,一是可以在路上偷吃一块。即便忍住不偷吃,送到了奶奶姥姥也会边夸我懂事,边挑出最好部分给我吃。

红薯是一种产量很高的农作物,而且用途多多,红薯人吃,秧喂牲口,所以,乡亲们很喜欢种。但是红薯很难保存,又怕冻来又怕热。乡亲们就发明了地窖储存。

地窖就是直接往地底下垂直挖,挖到井一样深时九十度转弯掏洞,会根据需要掏两三个洞,分别盛放不好放的食物。地窖里冬暖夏凉,与外面温差很大,所以使用极广。冬天放红薯山药萝卜白菜,夏天则用于食物保鲜,兵荒马乱时则是避祸的地方。但是因为空间狭小,上下不方便——只有大人能上下,腿叉在窖壁坑中,所以后来乡亲们又发明了四方形地窖。严格的说已经不是地窖了,形状呈方形,可根据放东西多少来决定体积,其实就是深陷在地里的小房子。顶部与地面持平,跟房子顶部形状和所用材料一样,只是留一个上下进出的方形小口,这个口里可以放得下去梯子,平时用厚厚的稻草垫子盖住,为的是保温,同时以防不知轻重的孩子掉里。

没有地窖的人家也不必担心,他们会把红薯根据使用分别储存。鲜薯保存在不生火的屋里,但要埋在厚厚的沙子或土里,这样就不会上冻或上热,随吃随扒,最后癫痫病可以治愈吗盖好。鲜薯一般都是蒸着吃或熬粥喝。蒸熟的红薯切成条儿晒干儿,可以吃到来年红薯再上市。熬粥大多是老年人的选择,稀的干的都有了。妈妈发明过一种吃法就是炒红薯条,什么菜都没有时,就会炒这个菜凑合一顿,甜甜的很好吃,像甜点。拔丝就太奢侈了,只有在日子逐渐好过时妈妈给我们做过,百吃不厌。一时半会儿吃不了的红薯就只有搓成干儿晾干,这样保存一年都没问题了。干儿随时可以加工成面粉,蒸窝头、烙饼、压�咯,味道甜香,是我们平时的主食。鲜红薯还可以做成淀粉,等到过年时再将淀粉做成粉条。爱吃粉条,但是一直不知怎么做,因为大人们多选择在早晨天一扑亮时候做,而那时的我还在睡梦中,醒来趴在被窝里就可以吃到妈妈端上的刚出锅的粉条汤。等起了床一看院子里,横七竖八拉了许多道绳子,上面挂的都是或细或宽的粉条。那时候的粉条比现在要黑得多,因为淀粉很容易与水接触很容易氧化,所以正宗的红薯粉一定是颜色发黑的。

那时候,没有冰箱,没有保鲜剂,妈妈们需要把一冬天吃的、用的准备好、保存好,以备不时之需。小的时候看每个妈妈都是魔术师,时不时的变换出吃的来,一种食材变换出许多花样,那种长袖善舞、精打细算、细水长流,是我们现代人永远体会不到的,而且妈妈们永远乐此不疲。

那个时候的人们是真正的艺术家,过的是真正的过日子,是另一种意义上的精致生活。

与之相比,现在的我们只是粗放的活着。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qlrzj.com  哈哈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